纬巴

厌世么

北京街头 不小心绕了远路 没想到有惊喜 盒盒盒

嘿嘿嘿

虽然像素不好 但还是有点酷哦

百度凯凯出来滴 第一眼看到第一张的时候 以为是胡歌 看到第二张才发现原来是凯凯呀~莫名相像😗

就是这句台词了 一直觉得 一个皇子 没事儿去地牢干嘛呢

悬镜司的地牢我去过

  赤焰案发时,得了封号开衙建府不过两年的靖王殿下正奉旨在东海练兵。许是山高水远消息并不灵通,又许是皇帝有意瞒着这个自小养在祁王府又与林家小殊最是亲近的儿子,直到练兵结束返回金陵,萧景琰才在归途中知晓,他的长兄,他的小殊,还有许许多多他敬爱的人,都没有了。

 

  萧景琰说不出知道这个消息时是怎样的感受,只是他不信,什么谋逆什么叛国,那是哥哥和小殊呀,叫他如何相信?身边的副将怕他撑不住,想开口劝慰,可是彼时的萧景琰没有哭没有叫,只是下令赶路。他不相信祁王死了,小殊死了,他想,一定是这些人听错了,怎么可能,他们一定好好的在金陵等着他,他要赶快回去见他们。

 

  当他回到国中,满城肃萧,他的心凉了。他进宫去见父皇,父皇那么疼爱祁王哥哥和小殊,又怎么会下旨杀了他们?可是父皇告诉他,那是逆子是叛臣,他们的死是伏法,是罪有应得。他想告诉他的父皇,不是的,不可能的,他们不会叛国……可是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他一个字都讲不出来,只是跪在那里,动不了,不肯动。皇帝见他不动,本就因众人曾为祁王林家求情而恼怒的心更加不满,又因着夏江在一旁说靖王殿下素来与祁王林家交好,莫不是也参与其中的一番话,一怒之下下旨将靖王关进了悬镜司交由夏江审问。

 

  萧景琰似乎是没有听到旨意,不作反应,有人来押他时,不作反抗,像个偶人一样被押走了,眼里空空的,什么都看不到。夏江其实也知道,连祁王谋逆都是假的,一个刚刚成年的郡王又能做出什么“谋逆”的事,或许是因为他真的伤天害理了,心底真的有一丝不安,但他绝不会承认,他道,那是怕赤焰逆案仍有余孽逃脱的不安,所以要连这个十九岁的七皇子也绝不能放过,要关进地牢仔细审问。

 

  可是又能审出什么呢?

 

  当鞭子落在身上的时候,萧景琰仿佛才回过神来。身上的疼,心里的疼,都实实在在地活过来,真真切切地施在这个本应与兄长挚友欢聚如今却只剩孑然一人的少年身上。对了,还有母妃,不知道母亲怎么样了,他不能再让母亲伤心,这样想着,疼着,便不再有知觉了。看人昏迷了,夏江让人住了手,把已是伤痕累累的皇子拖了下去。陛下虽不甚在意靖王,可他,也没想真的再弄出人命来,一个不得宠的皇子而已,无人扶持能成什么气候,教训一下也就是了。

 

  皇帝其实也没有真的怀疑什么,只是一时恼怒而已,过了两天,气消了,过问了一句也就把人放了,让回府养伤闭门思过去。

 

  可就是这两天的教训,一向身体康健的靖王殿下却大病了一场。原本出使东海气候上就有些不适应,又得知噩耗昼夜赶路,回京后被关进地牢又受了刑不得及时治疗,任如何强壮的人也会撑不住了。

 

  受刑后景琰便发起烧来,烧得迷迷糊糊,嘴里叫着哥哥…小殊…好容易回了府,又被禁足府中,府中无人通医术,宫里静娘娘也不能前来照看。眼看靖王病得厉害不见好转,列战英潜出府中悄悄请了大夫来,日日汤药伺候,这才算是将人救了回来。人活着,身体还是受了损伤,不似以前康健,发起热来比旁人难退几分。

 

  静娘娘想着给儿子补养,可病愈后不久,景琰便被调去战场离了京,十几年来竟少有留在京中的时候,这补养便一直耽搁了。景琰自己没过多在意,征战在外条件恶劣,他都撑过来了,其他人甚至静娘娘也都觉得靖王底子好,没有大碍,渐渐忘记了他曾差一点一病不起。

 

  景琰一直没有在意。只是,当别人终于想起要去在意的时候,也就已经晚了。

求《借我明月》txt

请问大家有没有存《借我明月》txt啊 有的话可不可以发给我呢 谢谢啦